《择天记》收视创新高 鹿晗做客“快本”献唱


 发布时间:2021-04-17 07:45:27

尤小刚凭良心拍戏不求收视率《我和我的他们》与《红高粱》同日开播集“中年再恋”、“医患矛盾”、“剩女追男”、“精神养老”等热门元素于一体的电视剧《我和我的他们》将于10月27日登陆四大卫视。昨日该剧在京举行首播式,监制尤小刚、导演陶玲玲率陈小艺、许亚军等主演悉数亮相。监制尤小刚表示

美国《旧金山纪事报》称,除夕夜,中国各地的人们都觉得,“不看春晚难以想象”,春晚是大年夜传统节目的一部分。收视率堪比世界杯决赛 外媒叫绝“超级晚”春晚的收视率始终是外国媒体热议的对象。尽管有声音说春晚在观众眼中的满意度有所下降,但是它的收视率仍然足以令人咋舌。美国《纽约时报》给春晚算了笔账,“超级碗”橄榄球赛事2010年收视率达1.065亿,创下了美国电视节目收视纪录。而中国的这台长达5个小时的豪华演出,则吸引了超过40%的国内观众,轻而易举地超过了美国电视人引以为豪的“超级碗”。报道称,如果再加上海外和网络上收看春晚的中国人,其收视人数甚至可以与在全球拥有7亿收视观众的2010年世界杯决赛一较高低,堪称真正的“超级晚”。美国《西雅图时报》说,中国农历除夕晚上的春节晚会,虽然以中国国内观众为主,但是确实吸引了很多来自海外的中国人收看,一台演出能够全球直播,并且始终保持高收视率,全球任何一个国家都难以与之匹敌。

高收视+关注度≠经典但即便是看完整整96集的观众也能很爽快地承认,《武媚娘传奇》在还原武则天相关史实时简直是胡编乱造,比如武媚娘竟然怀上了李世民的遗腹子等等,而“史实乱炖”在梅子笑看来不啻全剧最大的败笔,“它确实已经成为一个非常成功的商业项目,但你说它是否经典,是不是能跟《甄嬛传》一样通过重播证实自己是精品,那得两说。”而从现实角度看,收视率和经典,往往确实相差有点大:《甄嬛传》始终没有破2,2014年中国电视剧的标杆《北平无战事》也如是。而破5的电视剧不是没有先例,只不过它们的名字可能令你惊讶——《回家的诱惑》、《天天有喜》。还记得那年的“狗血”和“雷”吗?而你也会发现一个小秘密,这几部剧的播出平台都是湖南卫视,宁财神曾经调侃过,人家可是播天气预报都有收视率哦!(记者 张聪)。

和过去相比,现在除夕夜好玩的东西、好看的东西太多了,抢红包、刷朋友圈、刷微博、玩淘宝,各种选择,任君随意,人们的注意力极容易被分散了,能给大家制造吐槽的话题,对于春晚就是功德无量了。在吐槽的同时,还能给大家留下几首像《回家的路》、《从前慢》、《当你老了》等歌曲以及几个让人会心一笑的流行语和段子,就算成功了。那些万人空巷,全民收看的盛况只能存在于记忆中,对于娱乐选择越来越多的今天,这既不现实也不可能。随着娱乐方式的多样化,大家对春晚的关注度或许有所降低,但是大家的调侃还是表明观众依然离不开这道陪伴大家几十年的文化大餐。春晚收视率的下降说明人们文化生活的丰富性和多样化,但这个承载了太多使命的舞台仍然是观众守岁的忠实陪伴者,对于这位坚守了几十年的“老朋友”,套用一句网络语:也是蛮拼的,值得大家点赞!(记者 邱祎)。

自《卧虎藏龙》在北美大卖1.5亿美元票房后,所有的国产片做起了“内销转出口”的美梦。大量的国产片打着“中美同步上映,海外票房喜人”的幌子,给国内观众造成“中国大片全球通吃”的繁华假象。然而扒开这美丽的“画皮”,中国电影的海外票房(主要是北美市场)却只有可怜的成绩单。1 仅有万余元票房国产片海外热卖是个美丽的谎言?《雪花秘扇》仅收134万美元仅以今年9月为例,陈国辉、夏永康联合导演的《全球热恋》,高晓松导演的《大武生》及陈木胜导演的《新少林寺》,同时登陆北美影院,但截至9月11日,3部影片的北美票房分别为1.3795万美元、1.6816万美元及1.9132万美元,而曾在国内卖出2.5亿人民币票房的《狄仁杰》,迄今在北美市场也仅有10万美元的票房。

有细心网友统计,开播首日四家拼播卫视播出情况:“湖北、安徽、天津三家卫视均是5秒左右片头,东方卫视1分30秒改编片头;第一集时长:东方38分35、安徽37分54、天津41分55、湖北33分34……”统计显示湖北卫视删减最多,以至于第一天播出时天津卫视排名第一,第二天便被湖北卫视抢去,有业内人士分析正是删减剧集抢播所致。宁财神昨天上午9:53被逼得发出微博:“下午去淘一把锈掉的剪刀,等全部播完,就赠给剪戏最多的台,以示谢意!”此言被认为是直指湖北卫视,而湖北卫视方面解释称,“卫视是按照每天电视剧版面调整播出时长,属正常操作范围,即便有删减,也是为了剧情更紧凑。” 记者 林艳雯 实习生 韩琳琳。

不管是豪门恩怨的情感大戏还是搞笑诙谐的神话古装剧,他总能在一片争议声中,赢得观众手中的遥控器。在业界,简远信显然已是“收视率”的保证。即便被批被吐槽,但对于电视剧来说,高收视率不就是王道?另一有趣的现象是,简远信的剧收视虽然喜人,但主演们却始终不温不火,戏本身的关注度远超过了演员本身,这点对于编剧来说应该是值得欣慰的。但也有网友吐槽,这只说明大妈才是简远信电视剧的收视主体。[相关新闻]陈浩民谈“雷剧”:我们拍的是喜剧由陈浩民、林子聪联袂主演的古装喜剧《欢喜县令》目前正在上海热拍中。

在喜气洋洋的春节期间,其收视率自然不敌略带无厘头、搞笑又热闹的《鹿鼎记》。对于收视率的不理想,剧中的几位主演也觉得有些失望,林保怡、邵美琪、陈豪就在播出期间为拉动收视率而卖力出街宣传,林保怡甚至质疑收视数据有误,邵美琪则认为可能是第一次在高清台播放拉低了收视,而蔡少芬则表示演员们都已尽了力,“很多事情,做演员的也控制不了。但真是自己入行以来,一部很喜爱的剧集。”《珠光宝气》质感十足内地电视台情有独钟尽管在港收视略显疲软,但无论从拍摄还是制作上,《珠光宝气》都显示出港剧希望重振雄风的势头。

崔永元曾说过一句名言“收视率是万恶之源”,当时已激起许多人的反思。因为,仅凭它,居然就能决定所有电视栏目的生死存亡,这实在是不科学也是不合理的,完全漠视了节目的观众口碑和文化品位。由此,荧屏“逼良为娼”现象出现了,为博取收视,庸俗、低俗、恶俗的节目层出不穷,并频频撞击着社会道德底线,最终导致广电总局“禁令”频发。值得一提的是,崔永元当年炮轰的收视率还是以真实数据为前提的;而如今,张泽群炮轰的收视率则已丧失了真实这一最重要的基础。

由刘晓庆、萧亚轩和郭敬明担当评审的真人秀节目《中国好男儿》上周首播,但收视低迷,不如人意。对于这个结果,总导演张一蓓坦言自己也很失望,“收视率不是平淡无奇,而是令我们惊讶的低”。张一蓓曾是湖南卫视《天天向上》《少年进化论》等节目的幕后功臣。《中国好男儿》则是张一蓓团队离开湖南卫视后的第一个独立作品。对于这个作品,张一蓓承认:“现在就是各种混搭,效果不是那么好,还需要再磨合。”面对网上关于选手颜值低、才艺不佳的吐槽,张一蓓表示希望大家能够宽容对待,“现在选极致才艺的节目特别多,唱歌有《好声音》,跳舞有《好舞蹈》,硬要和这些去比,我们的选手肯定是吃亏的”。在她看来,选手都是一些璞玉,可以后期去打造。

百慕 舒窈爱 嘉瑞新

上一篇: 董洁谈《相爱十年》:对人生的解读放在了戏里(图)

下一篇: 赵薇承诺下一部作品将用“达人秀”选手(图)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有人快乐网 版权所有 0.086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