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健跨界《蓝色骨头》将上映 获罗马电影节推荐


 发布时间:2021-01-21 12:04:35

“那是1990年,这是2014,我生在1964。走自己的道…”这是歌手臧天朔的第一条微博。因坐牢而沉寂五年的臧天朔28号下午开通微博,重回大众视野。臧天朔当天发了两条微博,还上传了当年和摇滚朋友们的合影,那是一张1990年刘效松、崔健、刘君利、甘利匡辅、臧天朔等摇滚青年在墙角下赤

本报讯(记者 崔巍) “音乐顽主”郝云的“冲动”演唱会昨晚登陆北京工人体育馆。今年一整年已唱遍大江南北的郝云将满满的收获带回到家门口,在近三小时的演出中不但接连献上20余首“云式”经典,还首次献唱了新单曲《望》,让歌迷大呼过瘾。如此盛会当然也不能少了好兄弟,大鹏前来鼎力助阵,与郝云一起演绎了《群发的我不回》和《我的太阳》,羽泉哥儿俩也特意赶来,坐在台下为兄弟加油打气。昨晚大鹏是作为神秘嘉宾突然现身的,当郝云演唱广受歌迷欢迎的《群发的我不回》时,大鹏一边随声相和一边走上台来,引发台下一阵惊呼。

1989年初,崔健受邀率乐队赴法国巴黎参加”布尔日之春”国际摇滚音乐节,这是崔健第一次出国演出。当时穿着黑色机车皮夹克,额前还留着刘海儿的崔健受到了时任法国总理希拉克的接见。“我还记得,我们都专门买了新衣服、新箱子,生怕别人会觉得我们是来自跟他们不一样的、一个完全穷困潦倒的地方。”崔健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回忆第一次出国演出时的心境。那是一种,想向外国人证明“自己和他们是平等的”的心理,但后来崔健自己发现,“那有点幼稚”。

韩寒崔健昨日,崔健携其导演作品《蓝色骨头》和韩寒携其导演作品《后会无期》,分别在上海举行了首映式。两人分别以音乐人和作家的身份跨界做导演,话题性十足:从现场的情况来看,老崔表现得霸气外露,韩寒则是一副绵里藏针的姿态。崔健处女作带劲 年龄不是事《蓝色骨头》注定是一部很“带劲儿”的电影,一如老崔的音乐风格:上世纪60年代末,倪虹洁饰演的是一位文工团员,却被当时美国的摇滚乐所吸引,成为了叛逆青年。二十几年后,她的儿子钟华(尹昉饰演)因为太过于正直而与社会格格不入——母亲在不该前卫的年代前卫,儿子在不该保守的年代保守,这不仅代表时代的变迁,也是崔健所观察到的两代人的困境。

为了使整首歌的音乐元素更加丰富,崔健特意请来钢琴家郎朗助阵。拥有孙楠、袁娅维、吉克隽逸三位歌手的刘欢战队,本场比赛将带来《国际歌》。虽然在大家看来,比起其他两队,刘欢战队在人数上有着明显的优势,然而对于刘欢来说,选择一首能体现每一位歌手优势的合唱歌曲,其实是一件难上加难的事情,“因为我们战队人比较多,大家想往一块凑到一首歌,有点不好办,我忽然想到这首歌,我们所有的人肯定都会唱,而且所有的我们的观众朋友们大家都会唱。对我们这一代人,也是有时代记忆的歌曲”。早在齐秦初次登上《中国之星》的舞台,崔健就提出想要改编这首歌,并且邀请齐秦一起合作。转眼到了总决赛,崔健终于可以一尝夙愿,将改编版的《外面的世界》搬上了《中国之星》,并与林忆莲合作。为了使整首歌的音乐元素更加丰富,崔健将歌曲改编成了流行音乐和说唱音乐融合的表演方式,崔健还亲自上阵唱起了rap。

在前不久结束的第66届威尼斯电影节上,《成都,我爱你》成为其史上第三部华语闭幕片。《环球》杂志特约记者作为第一批观众,在影片首映后专访了崔健。“我从林浩身上找到灵感”《环球》:为什么会考虑去拍电影呢,遇到的最大困难是什么?崔健:有种说法叫触类旁通。拍电影其实只是因为我除了做音乐外还有剩余时间,我只是想让我的生活更充实,别的做音乐的人也做其他事情啊。我觉得最困难的,是拍摄过程中的意外。都准备好了,总是出现很多其他的事情。

可近些年也出现“崔健已老,摇滚乐已老”的声音,备受争议。有记者现场将该问题抛给崔健,没想到他听后立马收起微笑,严肃地跟该记者“打起了赌”,“岁月老去这一点谁也没辙,但我现在可以先跟你(记者)打个赌,再过20年,你会发现说‘摇滚老了’的那些人都不会再言语,可我崔健那时候还在,摇滚也不会老”。崔健生气地说道。自曝被选秀节目邀请做导师前段时间,选秀节目层出不穷地出现,很多音乐人、歌手也顺势当起了评委、导师。群访时,崔健意外透露自己也曾收到过一些节目的邀请,希望他能去做明星导师,可崔健并没接受。说到原因,崔健直言:“可能是因为每个人,每个歌手的受众方式不同吧,我不太想参与”。记者再问到底有哪些选秀节目邀请过他,崔健却连连摆手,笑称“这个不方便多说”。

《后会无期》啥类型?韩寒纠结地说,“我蛮讨厌给一个东西定位,只要质量好,就不要定成类型,爱情、冒险、喜剧,都很重要。从写剧本到后期,我从没想过什么类型,特色就是将喜和哀交织起来,可以称做伤心笑语。”片中人物关系听起来也很复杂,冯绍峰、陈柏霖是“好基友”,还遇上钟汉良疑似“第三者”,但最后,一众男性都被女性搞定了。本片7月24日的档期,与郭敬明的《小时代3》仅隔一周,韩寒意有所指地说:“我们只拍一部,没续集。”特派记者黄亚婷 发自上海。

崔健说,写旁白不是他想要表达什么,“而是故事带着我写的,不这么写的话信息短缺。并不是我蓄意要怎样。”80后、90后的年轻人难免会问了:导演是想表达那个年代也有如此叛逆的爱情吗?导演的答案是“你想多了”,在他的脑中没有年代之分,“这真的不是所谓‘年代’的问题,是性格的问题。哪个年代都有主动的女孩子,干嘛偏要用时代去划分呢?”在现代戏部分,崔健编排了一场“网络音乐会”——身处世界各地的鼓手、贝斯手、主唱通过网络相互配合一起做一场表演。

星空 章勇 鸿丰

上一篇: 黄渤继续搞笑不惧“疲劳” 想休息陪家人

下一篇: 刘晓庆再次走进婚姻殿堂 新郎深情告白感动来宾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有人快乐网 版权所有 0.639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