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客聂隐娘》已在大陆过审 版本与戛纳放映一样


 发布时间:2021-03-03 01:31:51

后者的风格是没有花哨的招式,基本上属近身肉搏,速度很快,讲求一下解决战斗。相较而言,中国传统的武侠片招式更多。“我对此问题的思考是,打斗不宜太多,否则就不真实。我还是倾向于写实,注重力道。”他表示,做到这一点却并不容易,因为很难找到合适的人去讨论和设计。最后他只好自己去琢磨。对舒

为了使聂隐娘的杀人动机变得合理,除了通俗易懂的“情仇”这一项,还加入了藩镇割据的历史——“荼毒百姓,贼寇猛于虎”的时局赋予了刺杀的正义性。● 古典唯美,对白竟全用文言文2005年,《东方时空》的一期“台湾行”节目采访了侯孝贤,他说自己要拍一部电影,关于唐朝女侠客聂隐娘的故事。喜欢侯孝贤的影迷这一等就是十年。十年后的今天,68岁的侯孝贤说,他之所以那么长时间没有动静,其中一个原因是忙于重现唐朝的情景。侯孝贤除了读唐代传奇外,还大量阅读史料,研究政治背景,钻研微小细节。

中新网10月3日电 据台湾“中央社”报道,导演侯孝贤的《刺客聂隐娘》昨晚在第20届韩国釜山国际影展的“星光首映”举行首场放映,侯孝贤带着演员张震出席,睽违10年再度重返釜山影展。今年是釜山影展20周年,釜山影展除选映《刺客聂隐娘》,也将重映侯孝贤1987年的经典《悲情城市》,本片也获选为亚洲百大电影的第四名。张震表示,上次和侯孝贤一同造访釜山,已是十年前《最好的时光》入围釜山影展时的事,他很喜欢釜山观众的热情,非常开心和侯孝贤一同带着《刺客聂隐娘》再度来到韩国和观众见面。

侯孝贤仍然用其最擅长的运动长镜头,一点点捕捉最真实、细微的画面。他说,长镜头可一次涵盖事物整体、演员、背景以及他们身边的物件,让人看得更远,“我不喜欢把动作变得更戏剧性的剪接效果,这在物理上把动作切断了”。侯孝贤强调:“我很少拍古装片,但人们会发现我的拍摄手法还是一样的。仍然是长镜头和固定机位。演员们只是变了衣服,变了一点口音。”更值得一提的是,侯孝贤却拒绝使用特效:“我不希望演员们飞来飞去,我的片子里也根本没有飞来飞去。

比如说,舒淇饰演的聂隐娘原名叫做“聂窈”,在电影里,没有人提到“聂隐娘”三个字,而是用“窈娘”、“窈七”、“七娘”、“阿窈”这些名字代替。这可能是大银幕上最后一部胶片电影记者观影的时候发现,观众坐不住就是因为台词太少,而长镜头多,真的是“从前慢”,慢得人发慌。比如聂隐娘上山找嘉信公主说她不杀田季安这一段,嘉信公主站在山头,薄雾慢慢升腾,真的是慢慢升,直到雾气掩盖整个山头,记者边上的观众说,“哇塞,真美”,但这个过程真的有个五六分钟,就这么定在那里。

”他的妙语如珠逗笑全场。舒淇是第三次与侯导合作电影长片,她说:“第一次合作(《千禧曼波》)在摸索,不懂他要什么,可以随便演。五年后的《最好的时光》,和侯导有莫名的距离感,那时要演三个不同的灵魂,穿着艺伎服,在片场会默默感受到一股冷风、一双宛如冷箭般的眼神射过来。这次在拍摄前就知道不是一般的武侠片,不会飞来飞去,一定会伤痕累累,很难!有一场哭戏,我哭了三四天,要如何演出非常悲痛又不能让人看到眼泪,难度很高。”另一方面,侯导对舒淇是相当看好,还鼓励她当导演,因为她在电影圈资历够、人缘好。

对于影片究竟是“好评如潮”、刷新了武侠片的新概念,还是叙事单一、难懂侯孝贤的东方语境?昨日,不少未看过影片的网友甚至展开了论战,此种情形倒也极为少见。争论的缘起,是作家马伯庸认为新浪戛纳前方记者《聂隐娘》的影评对该片夸奖有点过度,并说“中国很多导演差的恰恰是把一个故事老老实实讲顺的传统叙事能力”。由此引发不少影评人、媒体工作者和影迷对马伯庸的不满,认为马的批评是因为完全不了解侯孝贤弱剧情风格。于是,挺马派和贬马派网上论战成一团。

郑有恩 金宰亨 刘智强

上一篇: 叶璇方面回应与霍建华恋情传闻:只是哥们儿

下一篇: 刘晓庆谈整形:误会我没关系,但别误导他人(图)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有人快乐网 版权所有 2.959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