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晓龙10月拍剧版《红高粱》 已进入选演员阶段


 发布时间:2020-10-28 08:42:05

如果真的让莫言的作品适合“中年、老年和未成年人乃至儿童”,只能对莫言作品进行“大幅度修正”,“砍”得面目全非罢了。返过头来看“武媚娘”,似乎也能从中找到“莫言式的尴尬”。“什么人都适合看”的作品,好像真的没有太多的“好作品”,而真正的“好作品”、“经典作品”无一不是有着特定的欣赏

它所反映的生活更加多彩,它塑造的人物更加立体,我想这也是小说成功一个重要的原因。”莫言如是说《红高粱》最初手稿曾被烧?莫言女儿管笑笑在参加山东卫视《笑看红高粱》的录制时,曾爆料《红高粱》最初的手稿被烧一事。莫言说:“这是作家对自己严格的要求。因为旧的手稿总是有一些东西让人留恋,很难下决心重起炉灶。烧掉了,只好逼着自己重新开始写,重起炉灶。”《红高粱》是莫言作品中影响最大的?莫言坦言从目前来看应该是影响最大的。因为前面有一部电影,有张艺谋的《红高粱》在前面开路。最早被翻译出去的也是这部小说,最早引起了国外汉学家注意的、国内读者注意的也是这部,后来其他作品也跟上去了。

在电影《红高粱》里,巩俐饰演的九儿骑驴回娘家的设计是全片最经典的造型之一,电视剧《红高粱》里自然也少不了这一幕,但周迅偏偏是个怕骑马的人,为了达到理想的效果,周迅这次还是亲自上阵了。但没想到这一场戏成为郑晓龙导演最难忘的,“当时剧中的九儿反叛胜利,周迅坐在驴背上,迎着夕阳不由自主嘴角露出了心生欢欣的微笑,那一幕美到人心里去了,真是一笑倾城,再笑就要倾国了! ”不害怕不提巩俐前作 九儿是“小女人”九儿是小说《红高粱》的灵魂,是电视剧和电影版《红高粱》的戏眼,这个角色太光彩夺目,即便对精灵般的周迅,也是个极大的挑战。

自1981年开始文学创作以来,莫言只有3部作品被改编成影视剧。最广为人知的是张艺谋的电影《红高粱》。2000年,张艺谋再次将莫言的中篇小说《师傅愈来愈幽默》改编成电影《幸福时光》。第3次被搬上荧屏是在2003年,这一年导演霍建起根据莫言小说《白狗秋千架》改编了电影《暖》。去年,莫言成为诺贝尔文学奖最新一位得主之后,他的作品也随之成为了影视圈的“香饽饽”。《红高粱》电视剧版权已被悬十余载,由于莫言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今年这桩多年悬而未决的事情终于一锤定音,将于10月开机。

对于为何把主要外景地选在沙口子村,她表示:“当地政府种了很多红高粱。”据悉,《红高粱》剧组还邀请了朱亚文、秦海璐、于荣光、黄轩、李成儒加盟。昨天,成都商报记者致电朱亚文的经纪人董可妍,她表示:“目前朱亚文不在国内,可能过两天才进组。”她同时表示,朱亚文还没有完成定妆工作。当年张艺谋拍摄电影《红高粱》时,巩俐姜文等曾到莫言家里做客,吃莫言母亲做的饭,管谟欣透露电视剧版《红高粱》不会在莫言旧居取景。据成都商报记者了解,除了沙口子村的高粱地,电视剧还会在孙家口村取景。

”此外,和姜文版的余占鳌相比,朱亚文明显儒雅了很多,郑晓龙说,选朱亚文演男主角,确实犹豫过,“但开拍后他演出来的效果很有爆发力,这个角色就需要这样的霸气、匪气,和姜文完全不一样。”莫言称看完片花很兴奋当日,莫言也出席了关机仪式,他表示,小说《红高粱》经过3年的时间转变为电影,从小说到电视剧差不多经历了30年的时间,时间越长,像酒一样,越醇越好,“经过30年的沉淀,我们对当年的小说有了更新的视角,相信电视剧《红高粱》比电影能更上一层楼。时代在发展,我们的编剧、导演对这段历史有了新的认识。电视剧经过4个多月这么久的拍摄,转战五六地拍摄,这么多的场地,这么长的时间,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由此看到我们的剧组、投资方以及制作单位对电视剧的高度重视。”他还透露,他看完片花感到很振奋,“这会是2014年电视屏幕上大家最期待的巨作。”据悉,莫言还专门为电视剧《红高粱》亲笔题写了剧名。

小说在这放着,电影在这放着,观众要看到底你拍的怎么样?你要做不好,自然就是挨骂。”郑晓龙还表示:“我媳妇(原人民出版社编辑)认识莫言,我来之前,她说‘你放心吧,莫言不是一个特较真的人,他不会跟你说这个不成那个不成,他会放开手脚让你做’。我觉得,她的这个话,所言不虚。”莫言一番鼓励的话,让郑晓龙感觉如释重负,“原著是你的,将来你再说这个不能、那个不成,我就觉得很害怕了,你给松开绑,我们的创作就特别舒服。”另据了解,《红高粱》故事大纲已经完成,剧本也完成过半。预计7月下旬,美工人员将前往青岛、潍坊等地进行考察、选取拍摄地,10月,在高密开机拍摄。(记者 张金菊)。

诺贝尔奖带给莫言的影响,一度是媒体热议的焦点,最先抢得莫言小说《红高粱》电视剧改编权的山东卫视,却一直对项目进展秘而不宣。昨日,《红高粱》电视剧改编终于有了突破性进展,已经将《甄嬛传》输向美日的郑晓龙,最终决定签约操刀改编莫言的《红高粱》。《红高粱》是莫言的成名作,发表于1986年,作品描写“我”的祖先在高密东北乡轰轰烈烈、英勇悲壮的抗日故事。张艺谋据此改编的电影获第38届柏林电影节金熊奖。经过3个多月秘而不宣的筹备,山东卫视最终锁定了郑晓龙。

这样的“普罗大众式的作品”,不知道还会有多少人喜欢?当然,影视作品承载有传播精神文明和正面社会价值的巨大功能,出现一些“大尺度”镜头或画面,确实有可能给社会带来一些负面影响,乃至引发家长对孩子们健康的担忧。不过,世界上会存在一些“老少咸宜”又适合“普罗大众”的真正艺术品吗?好像真的不怎么存在。西方的优秀艺术作品中,不少就是展示人体美的、乃至“裸体”的,不知道按照一些“剪刀手”标准这些“裸体雕塑”须穿上“衣服”才能示人,一些西方经典文学作品须全部回避“性”和“女性身体”才能发行,不知道这样的作品会是什么样子?还会不会成为百年、千年传承的“经典”?前段时间,获得2012年诺贝尔文学奖的中国作家莫言在广州中山大学演讲时,遇到了一位让他“坐不住”的中学生。

据莫言讲述,这是一个真实出现的民国时期高密县官,高密老百姓只要稍微上点年纪,都能讲出一大堆他的故事,莫言小说里也对他用了很多笔墨。莫言希望他能发展成电视剧中三足鼎立的人物,借由这个半文半武半野蛮的县长产生现实对照。此外,原著的灵魂人物——— 九儿,她的故事将被前延,增加她出嫁前的生活。赵冬苓透露:“对九儿和余占鳌的关系,我特别注意到,莫言先生在后记里说到他对男女爱情的理解,大概有这意思,其实既是爱又是恨。我们把九儿和余占鳌写成一个男人和女人的战争,互相征服,爱恨交加这种关系。所以我给九儿的故事往前延伸了一段,她原是单纯的、相信爱情的女孩,结果经历一系列波折,成长为个性鲜明、敢爱敢恨。余占鳌是从一个‘吃杠子饭’的轿夫,后来成为‘吃拤饼的’土匪首领,再后来拿起枪为亲人复仇……”(记者侯艳宁)。

江佳奇 天成 博琪

上一篇: 《私人订制》被指毫无新意 植入广告满天飞

下一篇: 葛优难遇满意剧本欲暂息影 影迷呼吁“不能歇”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有人快乐网 版权所有 0.12683